• 今天是
    天氣預報:
    脫貧攻堅‖土嶺荒山披綠甲 庫區崛起明星村
    【發布日期:2020-07-01】 【來源:本站】 【閱讀:次】

    □時報記者 凌明信

     

     

    天空蔚然,圳湖映碧。穩步是風景,入目皆清爽。

    沿著東圳環庫區道路行進,舉目四望綠水青山無際,田地里青翠蔥蘢瓜果滿目。到處是濃蔭密布,郁郁蔥蔥,與湛藍的天空相映成趣。從嶺下革命老區村經過,不一會兒,便出現了一道長長的嶺,嶺的右側是碧波微蕩的東圳庫區,而左側呢?便是聲名遠揚的“明星村”洋邊,同樣也是一個革命老區村。

    站在嶺上仰望,一幢幢精致的紅磚白墻民居,掩映在重重疊疊的枇杷樹中,水泥村道繞著山坡,通到每家每戶的門口。這是一幅典型的老區脫貧致富、鄉村振興的精美畫卷!

    而二十多年前,洋邊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甚至是一個非常閉塞的小山村。短短的二十多年間,它靠什么實現蝶變得以華麗轉身?作為如今的“明星村”,它如何在如火如荼的鄉村振興中實現自身的第二次突圍?

     



    美麗鄉村詩難賦,庫區碧波畫不如。



     

    致富公路如玉帶,秀水青山一線牽。


     


    靠山吃山破難題,金果敲開致富門。


     

    明磚清瓦今猶在,一幅陳年水墨畫。


     

    紅磚白墻來點綴,昔日土嶺溢果香。


     


    紅色引擎開新篇,千山花色水風生。

     

    青山綠水涌現紅色力量

     

    在常太的革命老區村里,有很多革命遺址和烈士名錄。上世紀三十年代,閩中游擊區的中心在莆田,莆田的中心在常太,很多村都立有“革命老區村”的石刻碑。

    洋邊,同樣是一塊英雄的紅土地。在這里,曾經打響了閩中三年游擊戰爭的第一槍。閩中特委主要領導人王于潔、劉突軍、蘇華、黃國璋等,經常在玉皇殿領導組織常太地下黨和游擊隊開展活動。為了支持革命和解放全中國,洋邊村人民群眾自覺投身革命,積極支持地下游擊活動,先后有53位熱血青年加入革命隊伍,其中尤玉堂、吳火孫等在革命中不幸被捕犧牲。從血淚和磨難中泡大的眼睛,沒有一雙是哀怨的,洋邊的族人親眷舉起一叢叢挽救民族的信念之光,挺起一副副強勁結實的民族傲骨,拿斧頭和鐮刀壯實的大手,沒有一雙是泥捏的!

    村里的閩中游擊隊玉獅巖革命遺址,帶著人們回首聆聽那些血雨腥風的紅色故事,感受綠水青山中涌動的紅色力量。

     

    山旮旯長出致富金果

     

    傳承著這種“一寸丹心惟報國”的精神原色,洋邊村人民在艱難困苦的年代中,向荊棘挺進。

    1958年修建莆田“大水缸”東圳水庫后,洋邊村從庫區搬遷到半山腰上居住,人均只有120平方米“望天田”,加上交通閉塞、荒山禿嶺,在上個世紀80年代前,洋邊村被群眾戲稱為“嘴封、腳封、手封”的“三封”村:沒糧吃,嘴封;沒路走,腳封;沒地種,手封。到1986年,村里人均收入只有158元,一年中有10個月是吃著國家補貼統銷糧的,成為常太人人皆知的特困村。更重要的是,村里的男人娶不到老婆,著實苦了洋邊人。

    多少夢幻在凜冽的寒風中失去了風姿!洋邊人渴望“全新起跳”,渴望“破曉雷聲”!

    農村富不富,關鍵看支部。時間來到了1990年代。面對貧窮與落后,洋邊村黨支部帶領全村干群不等不靠,發揚自力更生、艱苦創業的老區精神,開封造果,改變生存,開發、整合山地資源、勞力資源優勢,“靠山聚寶、靠地生財”。

    “革命理想高于天”!山上不像平原那樣肥沃,不把荒地開發好,沒有地,哪來栽?哪來種?哪來收?洋邊人鐵心要打好開荒種果這一仗!一定要把荒地變成綠洲,讓種下的果樹長出綠葉,讓山旮旯長出金果!因為,他們腳下的土地,是上蒼賦予的神圣禮物。

    眾人一條心,黃土變成金!全村一口氣開荒286多公頃,并栽植枇杷。

    “當初真的沒想到,一棵枇杷樹,改變了庫區百姓的命運,一粒小枇杷,打造大產業。同時,成就了常太鎮如今‘中國枇杷第一鄉’的美譽。”在洋邊村當過兩屆村主任,并連任四屆村支部書記的郭炳星,感時扶事,波瀾層迭。

    1995、1996年,洋邊枇杷開始“冒煙”,500克枇杷售價11元—15元,枇杷采摘后期更是達到30元!當時,打工一天才領到兩元的工錢,而洋邊群眾僅僅枇杷這一項的收入,人均達到了3000元。長期制約發展的堅冰被徹底摧毀了!這不,一夜之間富裕起來的群眾,紛紛蓋起了樓房,全村新建別墅式民居292幢,幾乎是每家每戶都住上了新房。85%的枇杷單果在60克以上,最大單果重達172克,500克枇杷相當于二十個磚頭,社會上說,洋邊農民是“用一粒粒枇杷壘起一座座別墅”,這話一點也不假!

     郭炳星介紹,現在整個福建的枇杷品種,都是從洋邊村引進的,主要有“早鐘6號”和“解放鐘”兩種。當時,莆田市區劃還沒有調整,原莆田縣17個鄉鎮都到洋邊取經,縣里提出“全省學美嶺,莆田學洋邊”的口號。

    貧困群眾實現了挪窮窩、住新房、穩增收的長久夙愿——這是洋邊發展史上的一次大跨步。依靠枇杷一炮打紅的洋邊,面臨著一個巨大的難題:如何將大量的枇杷運到山外。沒有公路直達,果農要利用溝船走水路,通過庫區水面將枇杷送到大壩處,再通過拖拉機運轉到莆田市區。一路輾轉,果農苦不堪言。

    1997年,一條從東圳大壩向庫區腹地伸延的環庫公路開建了。沿路經過松峰村、嶺下村、洋邊村和南川村,共14公里。修建公路的那些日子,郭炳星帶領村民們,意氣風發地奮戰在28米寬的路基上,此情此景,宛如當年修建東圳庫區豐碑:

    東圳群山齊沸騰,戰天斗地鐵指標。男女老少表決心,任務未完干通宵。咬定工期不放松,百日艱苦萬年福。人定勝天建水庫,錦繡藍圖巨手描。

    幸福,是奮斗出來的。20多年過去了,郭炳星已經滿頭銀發,回想起當初修路擺脫貧困的場面,他依舊難抑激動。在他的“懷舊”里,是天高云淡、魚翔淺底的本色!

    在群眾收入不斷增加的同時,洋邊村的基礎設施和新農村建設如火如荼:硬化村道5條7公里,綠化空地2萬平方米,“沼氣池”“三格式”戶內廁331個,一個停車場,一個農民休閑公園,一個老人活動中心和庫區移民文化中心。

    近山矮山水果成林,遠山高山森林蒼翠,村莊新房鱗次櫛比,交通網絡四通八達——洋邊已經初步實現了小康目標,成為“福建最美鄉村”。

     

    老區村挖掘第二桶金礦

     

    高嶺蒼茫低嶺翠,幼林明媚母林幽。

    顧不上炎炎夏日炙烤,記者順著村道往山上行走,探尋這片紅土地,這個特困村走上小康路的奧秘。

    86歲高齡的郭阿車老人,坐在別墅的門口,她眼前的群山上,是十幾幢紅色調的別墅,這美景她看了二十多年,“從來沒想到,會住上這樣的好房子!”她說。

    卓建平、卓碧英夫婦正在整理解凍的枇杷。他們家是洋邊的種果大戶,栽種的枇杷有1000棵,每年能采摘20噸枇杷,收入是8萬元。這不,他們家的別墅占地200平方米,還建了個地下室。在山村,在20多年前,修建地下室干嗎?“枇杷采摘旺季時,有足夠的存放空間。”日子蒸蒸日上的卓建平笑了笑說。

    這就是老區人民的遠見!而他們的遠見還在于,作為富甲山鄉的明星村,作為省、市、區評定的新農村示范村,懂得如何適時轉身,繼續擦亮來之不易的“金字招牌”,正如村里制定的“新農村建設三字經”:

    種枇杷,講科技,搞營銷,重信譽;

    出山門,轉勞力,勤創業,守規矩……

    “喚醒大山里‘沉睡’的財富,種植枇杷只是改善了百姓的生活,要實現高質量脫貧,還需要思考新的突破。”郭炳星介紹,洋邊村立足“新”字,突出“變”字,尋找再次突圍,引導村里富余勞動力走出山門闖蕩市場,通過挖掘群眾傳統的手工業優勢,重點發展美容美發、食品加工、高校食堂承包三大行業,全村外出人員達500多人,百姓收入發生結構性變化。像黃建洪、黃建新兄弟,還有郭炳水等,他們在勞動力轉移中,挖掘到除枇杷之外的第二桶金,還在城里買了套房。

    從小在洋邊長大的黃青鋒,長大后當上邊防武警,并參加了工作。2004年,他毅然辭掉公職,傳承祖傳的食品加工手藝,成立公司,擴大生產,品牌方糕通過物流,走向全國,生意做的風生水起。村支書郭炳星正在動員他回洋邊村當村干部,充分發揮食品龍頭企業帶動引領作用,帶領更多的村里人奔向小康。

    以紅色文化鑄魂,以綠色理念崛起。

    煙波浩渺的東圳水庫、震撼人心的紅色傳奇、風光秀美的鄉村美景、綠色生態的天然氧吧、甘甜沁人的美味枇杷——集“美貌”和“美味”于一體的洋邊老區村,發揚“東圳精神”,擼起袖子加油干,正在向著全面小康砥礪前行。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99在线视频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