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
    天氣預報:
    少女媽祖的故事(三)
    【發布日期:2020-09-02】 【來源:本站】 【閱讀:次】

     □黃明安

     

    鯑江學堂是一座石墻黑瓦的三廂房,一廳兩室,前有屋檐,邊有耳房。大廳四十多平方,左右各一室,二十平方。

    陳子淵在大廳教書,左廂房歇息,右廂房做菜煮飯。院里有兩棵苦楝樹,冬天禿枝刺天,夏天一樹蔥綠。

     這一天,保吉公帶著默兒,來到陳子淵的學堂。

     他對陳子淵說:這是我小孫女,我想送來學堂寄讀。陳先生看著孩子問:你多大了?默兒說:我六歲了。陳先生搖頭說:不行,太小了,我收的學童最少要八歲!默兒仰起小臉說:先生,我雖才六歲,可你教八歲學童讀的書,我也會念了!

    陳先生彎下身子,你說我教的《大學》你也會?默兒點點頭,微笑著,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陳子淵坐在椅子上,彈了彈長衫,說:那你背給我聽聽。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奶聲奶氣地念道——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后,則近道也。

    原來,默兒從小跟隨母親王氏、三姐、四姐、五姐背誦經典。姐姐們讀的書,默兒耳聞目染,跟著也會朗讀。當時學堂以教授男孩為主,女孩子一般在家讀書。默兒的家庭條件好,她家聘有塾師,她跟隨姐姐們一起讀書。

    于是,她成了鯑江學堂最小的學生,也成了一個靈異的孩子!

     默兒背誦了《大學》的開篇,陳子淵雖然滿意,但他還要默兒當場寫字。默兒被保吉公抱著坐在書案前,正襟懸腕,凝神靜氣,寫了八個字:知所先后,則近道也。她寫好后,突然抬頭問道:“‘知所先后,則近道也,請問先生,何為道也?陳子淵看著默兒,他看到一張小臉上,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睛。那眼睛比深潭還透明,比古井更幽深。眉眼之上,額頭白凈開闊,一綹劉海披覆其上。他看著她的眼睛說:這道呀,它無形無象,無內無外,無增無減,無垢無凈,不可言也,不可名也!默兒用手指著空中說:先生說的道,不就是一個無字嗎?陳子淵說:是也,是也,道可通無,可又非無。它無所不在,又不可捉摸……哎唷,我被你這孩子一問,也說不清楚了!

    保吉公說:陳先生,你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道就是無,也是空呀!空無的東西微妙玄通,千變萬化,怎么能說得全呢?先生學識淵博,道德至善,眾所周知。我家孩子若能隨先生啟蒙習道,是她的造化呢!陳子淵不停地點頭稱贊,算是收了這個低齡學童。

    默兒在鯑江學堂就讀,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她是個女孩子,年齡又最小,陳子淵對她總是另眼看待。她想讀書的時候就安排她前坐,她沒來就讓她自由。默兒喜歡跟隨大公保吉四處游玩。他們從北走到南,一個村莊連著一個村莊,一個港灣接著一個港灣走。那時候,海島上天氣燠熱,空氣中飄蕩著一股咸魚味,村民們下海捕撈去了。他們走到海灘上,看漁民們在近海捕撈地拉網:一條小船載著五個人,船上裝著一張大漁網。一人搖櫓,兩人劃槳,另兩人站在船上往海灣里撒網。那網一頭都有一條長長的粗繩子,當網撒回來的時候,漁民們分成兩邊拉網,把網從港灣外往灘邊拉。當網被拉到灘邊,魚兒在網區里跳躍著。漁民們發出嗨喝喝——,嗨喝喝——”快樂的叫聲,一次拉上的魚少則幾十斤,多則幾百斤。默兒跟著大公看熱鬧,她聽到漁民們熱情地招呼著——

    將軍,這是您家小孫女嗎?

     “我們送給您兩條魚,也送三只烏賊給她。你瞧,她的眼睛像烏賊的墨汁一般黑呢!

    保吉公收下魚,笑呵呵地說:你們送我魚,可我用什么還呢?漁民們大聲說:老人家您不用還,這小姑娘以后會還!這種無意中說出來的玩笑話,就像一粒種子,種在小女默兒的心田上。

    有一天,保吉公帶著默兒上浮寶屯。他提著一大疊紙錢,懷里揣著一包香,跪在墳堆前焚香祭拜。默兒站在一旁,一聲不響地看著。她看大公把紙錢摞成一堆焚燒,火光跳起來,灰燼飄散在墳場的上空。默兒問:大公,這下面埋著誰呀?

    保吉公說:孩子,我也不知道呀,他們沒有名字。

    默兒說:那你為什么要祭他們?

    保吉公說:這是一些可憐的人。他們的船路過湄洲海面時翻了,人浮在海面上,被我們打撈上來,永遠埋在這兒。

    默兒說:船為什么翻呀?沒有人救他們嗎?

    保吉公說:風高浪大,誰能救他們?走船的人,一出海就把命系在船舷上。誰都保不準吶,哪一天沉海里喂魚了,或成了浮寶屯上的土堆!

    默兒呆呆地看著那些土堆,臉上現出一副驚訝的神情。保吉公拉她離開時,她不停地轉頭看著浮寶屯。一路上走了很久,默兒一聲不吭。

    保吉公說:孩子,你心里想啥呀?

    默兒說:大公,你以后要多燒點紙錢。剛才有三個人,全身濕漉漉的,在火堆里搶紙錢,我看他們好可憐喲!

    保吉公一手把默兒抱起來,他快步往前走。小孩子不亂說,不亂說!

    保吉公走累了,在一個避風處坐下來,從懷里掏出煙斗。他只有一只手,他裝煙絲不方便,默兒幫他把煙絲裝上。保吉公抽了一口旱煙斗說:這做人吶,都很可憐呢!當年我從死人堆里爬出來,拼著命跑回來,就是要與家人團聚呀!可是浮寶屯上的人,永遠都見不到親人了!保吉公看著海面一邊抽煙,一邊與默兒說著往事。他說他跟隨周世宗皇帝打北漢,以少勝多,出奇制勝,取得了高平之戰的大捷。后來集聚了幾十萬大軍,駐扎在太原城外,達2月之久,本來可以拿下太原,滅了北漢,可天公不作美,秋雨連綿,給養不足,只好倉促宣布班師,把好端端的城市又拱手還給了人家。幾年后,后周進攻南唐,戰爭反反復復,前后三次征唐,不知打了多少仗,死了多少人呀!保吉公說話的時候,連連發出嘆氣。皇上他少年老成,英勇果斷,上陣殺敵沖鋒在前,十分豪氣。可惜天妒英才,他華年早逝,只活了三十九歲!

    默兒聽得似懂非懂,她看見大公說話的時候,整個臉都籠罩在煙霧里。經歷過多年殘酷戰爭磨難的大公,現在在默兒眼里,已經又老又虛弱了。保吉公咳嗽的時候,她用手幫他捶背,她擂著老人的背部突然哭了起來:大公,你別抽煙了。你把背都咳彎了,你背上全是骨頭呀!

     “好好,我不抽煙,也不說了。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99在线视频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