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
    天氣預報:
    少女媽祖的故事(四)
    【發布日期:2020-09-10】 【來源:本站】 【閱讀:次】

    □黃明安

     

    默兒跟著大公保吉去海邊游玩。

    保吉公在湄洲島隱居,很多時間都在巖下釣魚。這是一片叢礁群,平時海面上只露出三塊大石頭,退潮的時候才露出全貌。礁石在海水里或坐或臥,如龜殼魚脊,上面長滿了黑磣磣的寄生貝層。在大片的礁群里,生長著一種石斑魚,是保吉公垂釣的對象。保吉公有三根長釣竿,他把它們安插在石縫里固定好,用手掛好魚餌再把釣繩拋出去。他守著兩根釣竿,另一根叫默兒幫他看。可默兒只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她哪能像大公保吉那樣靜靜地釣魚。她總是在海灘上跑來跑去。有時在沙灘上翻跟斗,有時趴在地上挖沙蟹。有時默兒也安安靜靜。她把退潮的沙灘當宣紙,跪在上面,用小手寫字畫畫。她畫一個老人,看了看大公癡癡地笑了。她先寫個“天”字,再寫“地”字,在天地之間,又寫了一個“人”字。她把“人”字寫得小小的,一寫就寫了一排“人”字。

    保吉公看到她寫的字,笑著問:“默兒,你寫那么多人做什么?”保吉公故意“哎喲喲”站在沙灘上驚叫:“你寫了九個‘人’字,為什么寫九個人呢?”默兒抬起她汗津津的小臉說:“我寫我們一家子呀。在天地之間,我們一家人平平安安地活著!”保吉公說:“不對呀,我們家三個大人,七個孩子,應該是十口人呀!”默兒說:“大公,我在這兒呢,哪用寫呀!”

    默兒總是把自己獨立在一家之外。

    默兒很小的時候,就不跟姐姐們一起睡。她一離開媽媽的懷抱,就喜歡晚上單獨睡覺。這種習慣起先并沒有引起家里人的注意。母親王氏以為小女嬌氣,任性點亦無不可,故也就常常寵她由她。五六歲的時候,默兒表現出異人的天賦。姐姐們乖乖讀書寫字,她頑皮任性,不太聽話。總在姐姐們中間穿來穿去,惹事生非。夜晚來時,王氏舉行例行督學:她拿著書躺在床頭上,叫女兒一個一個背誦課文,誰背書背得最好,她就獎勵她跟媽媽睡。五姐比默兒大兩歲,四姐跟三姐是雙胞胎,也比五姐大兩歲,她們都想著跟母親一起睡覺,她們都很認真地讀書背誦。可好多回呀,母親督學的時候,背誦最好的多是默兒。默兒得到母親的夸獎,可她并不想跟母親睡覺。“娘親,我看五姐背得比我好,你讓她跟你睡吧。”王氏說:“好呀,你既然把獎勵讓給姐姐,那你跟三姐四姐睡覺。”默兒說:“我不跟她們睡,我要獨睡,一個人睡覺。”

    王氏非常吃驚:“默兒,你才多大,要一個人睡覺?”

    默兒說:“獨睡我會做好夢,夢到天上去,天上非常漂亮呢!”

    默兒的這類話王氏從不當真,她只把它當作孩子的一種信口開河。可事實上,默兒睡覺時,經常夢見一朵花,從云端上飄下來。默兒站在那朵花上,從天上飄下來。這種感覺極其美妙。默兒夢見自己從高空云端降落,帶著顫栗的快感,飄落在這座四周全是藍色海水的湄洲島上!

    默兒躺在眠床上,聽窗外呼呼風聲。屋頂頂梁邊,開著一個小天窗。默兒看著天窗,依稀有星光透下來。默兒在黑暗中,感覺四周一片寂靜。寂靜之中,隱約有一種音樂響起來。默兒好喜歡聽這種音樂。她聽到音樂是從遙遠的地方傳過來的。音樂在黑暗里響起來,通過一片光波環繞在她的周圍。她感到欣喜快樂,因此喜愛孤獨地待著。到了八九歲,默兒這種個性愈發明顯,她的膽子也大了。天暗下來,大她兩歲、四歲的姐姐們怕黑,可她一點也不怕黑。姐姐們要走夜路,總央求默兒一起走。有一次,默兒帶著姐姐走,她攥著她們的手,走過一片野地。好不容易到了家,四姐噓了一口氣說:“默兒,我們都怕黑,為什么你不怕呢?”

    默兒說:“我身上有一盞燈,走到哪兒照到哪兒,怎么怕黑呢!”五姐嘟著小嘴說:“你胡說!你身上哪有燈呀?”默兒嘿嘿笑兩下說:“你們身上也有燈,只是看不到罷了。”三姐說:“你膽子大,我們佩服你。可你怎么能胡說呢?你身上哪有什么燈呢,我們又不是瞎子!”

    默兒嘆了一口氣說:“唉,我說的意思是,天暗下來,可心要亮著呀!心就是燈呀,你們這么傻呀!”五姐轉過頭來看三姐、四姐:“這小丫頭罵我們呢!”三個人使了使眼色,正準備捉拿默兒時,默兒好似有預感一樣,早大笑著跑開了!

    有一回,五姐不小心打破了一只花瓶,那是母親王氏娘家多年前的陪嫁品,母親愛如至寶,經常把花瓶抱起來擦拭。五姐急得哭了起來。三姐、四姐也慌了神。她們想這下五姐要被母親打死了。三個人唧唧咕咕商量對策,被正在看書的默兒聽到了。默兒頭也不回地對她們說:“你們放心好了,等下母親知道此事,你們就說是我打破的。”五姐抹著眼睛說:“默兒,這哪行呀。我闖下的禍,叫你背黑鍋?”默兒放下書走到五姐跟前,她撫摸著她的肩膀說:“好啦,這事就交給我來處理,我去跟娘親說。”

    默兒說完就去了母親那里。

    三個姐姐躡手躡腳跟在默兒后面,只見默兒徑直走到廳堂上,對正在做女紅的王氏說:“娘親,默兒有一事不明,想求問娘親。”母親說:“你問吧,孩子。”默兒說:“這世上的萬物有永遠不老不死的嗎?”母親抬起頭看了默兒一下,“你又胡思亂想了,世上哪有不老死的事?萬物總在變化,任何事物都會終結。”默兒說:“娘親說的終結就是死了嗎?比如人,比如牛馬,比如花草?”母親說:“是呀,任何東西都有壽命,壽命到了,就是終了!”默兒說:“比如花瓶?一只花瓶壽命到了,是怎么樣的呢?”王氏說:“花瓶破了,就是壽命到了。咦,你這孩子問這個做什么?”

    默兒大聲把躲在門外的姐姐們叫進來,她拉著她們跟自己站成一排。“娘親,我們家那只花瓶破了,因為它的壽命到了,我們幾個人都看到了,請娘親去看看吧!”王氏看了看站成一排的女兒,急忙走進里屋去查看,她拾起地上的碎瓶子,眼淚忍不住掉下來。她伸手抹眼淚的時候,突然大笑起來。她笑得太厲害了,以至一屁股坐在地上。

    “花瓶呀,我的花瓶呀,你真可憐呀,可我也沒辦法,你的壽命到了!”

    默兒在沙灘上畫母親,她畫一朵花,插在母親的頭上。她想起花瓶的事兒,突然呵呵地笑起來。

    這時候,保吉公已經釣到幾條魚,他招手叫默兒過去。默兒走到大公垂釣的礁石上,看到魚竿浮標動了起來。她趕快拉線上來,一只手掌大的石斑魚,在魚鉤上掙扎著。默兒把魚按在地上,輕輕地取下嘴里的鐵鉤。“誰叫你貪吃呢!你這個傻瓜呀!”她看到魚兒拼命地掙扎著,嘴里流著血,眼睛好像在流淚,她一下子傻了。

    “大公,這魚兒還活著……它在哭呢!”

    保吉公哪里聽懂她說什么,他叫默兒把魚放進魚簍里。默兒把魚放進竹簍里,不時探頭往簍里看。簍里還有幾條半死不活的魚,默兒提著魚簍想了想,突然把簍沉入水中。她按住竹簍口,喃喃說道:“愿留就留,要離即離;愿留就留,要離即離……”

    那條活著的魚,好像聽懂她的話,從簍里游出來,游到海水里。默兒看它朝著自己叩了兩下頭,搖著尾巴游走了,水面上浮出一縷血絲。

    “你把魚給放走了!那我們還釣什么?”保吉公大聲喝道。

    默兒把竹簍從水里撈上來。她靜靜地站著挨罵。

    保吉公站起來,臉色難看極了,這讓默兒非常害怕。默兒看了看風中罵她的老人,突然說道:“大公你別罵了!我下去把魚找回來,我賠你一條魚好了!”默兒說著,撲通一聲跳了下去。她在海水里撲騰著。她從來沒有下過水,她的突然舉動嚇壞了老人。保吉公慌忙跳下水去,他一把抓住默兒,把她拉上岸來。

    “你瘋了!你怎么跳海啦!”

    默兒呵呵大笑起來,“海水里很好玩,我還要下水呢!”默兒說著又跳下水去。這回默兒會游水了,她在海水里盡情地游著,還揮出一只手給保吉公看。保吉公站在石頭上,整個人都驚呆了。他發現這個孩子是一個天生會游泳的人!她的身體不沉水,如同海里的魚兒!

    當林惟愨來看保吉公的時候,老人吸著煙說:“咱家默兒真傻,她把魚簍沉水,讓魚跑了。可她是個浮人,你知道嗎?”

    “她是浮人?”林惟愨驚訝地搖頭。

    “這種人萬分稀有!我活這么老了,只聽說過,還沒有見過,可前天我在巖下釣魚時,親眼見她不沉水呀!”林惟愨半信半疑。

    可很快,默兒就證明給他看。她坐在阿父的船上,船開到海中央,她跟阿父一起下水游泳。起先,林惟愨還小心翼翼地護著,可他很快知道,默兒在水中的能力,不但遠超同齡人,且是他都無法達到的。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99在线视频免费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