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是
    天氣預報:
    勇當科技領域拓荒者 ——記歸僑院士、我國氟化學事業的杰出貢獻者黃維垣
    【發布日期:2021-07-07】 【來源:本站】 【閱讀:次】



    晚年黃維垣

     



    晚年黃維垣在做學術報告

     

    編者按: 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在全黨開展黨史學習教育和全省開展“再學習、再調研、再落實”活動之際,莆田市僑聯推出【僑心向黨】莆田僑界杰出人物和先進模范代表故事選編專題宣傳。系列報道莆籍華僑華人和歸僑僑眷代表(或事件)與祖(籍)國心連心同呼吸共命運的百年歷程,投身中華民族獨立解放、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實現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偉大實踐的感人故事,展現敢拼會拼愛國愛鄉無私奉獻的華僑精神,旨在進一步凝聚實現全方位推動高質量發展超越、開啟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新征程的莆田僑界磅礴力量。

     

     

     

     

    黃維垣(1921-2015),福建莆田人,中國共產黨黨員,美國歸僑,著名化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曾任福建協和大學助教、福建海疆學校講師、廣州嶺南大學化學系講師,中國科學院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副研究員、研究員、學術委員會主任、副所長、所長,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副院長兼中國化學會理事長,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副院長兼《化學學報》副主編、主編,上海市僑聯副主席。

     

    名師之子  亦為名師

     

    黃維垣,19211215日出生于福建莆田城廂東里(今莆田市城廂區英龍街)一個名師之家。父親黃益三(1893-1973),本名玉樹,別名愚齋,號亦珊、益三,著名教育家,曾任福建協和大學和廈門大學教育系教授,還曾任莆田久負盛名的哲理中學校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后,哲理中學易名莆田第二中學,黃益三繼續擔任校長,將此校打造成全省名校。

    黃維垣自小在父親課讀之下,學業優良。自小立志做良醫,濟世救人。為此,1938年,黃維垣考入福建協和大學化學系修讀醫學預科課程。1941年秋考取北平協和醫學院,但由于北平淪陷,他只能繼續留在協和大學化學系學習。大四時即因成績出色被校方聘為助教。

    19457月,黃維垣任教于福建海疆學校。19445月,為做好戰后光復臺灣所需人才的儲備工作,國民政府教育部在福建仙游創辦了大專學制的國立海疆學校,先設師范和行政兩科。8月,選擇仙游縣私立金石中學舊址作為臨時校舍。19451月開始招生,2月海疆學校正式開學。黃維垣在海疆學校當化學講師。19457月,學校奉準遷址福建南安縣九都鎮。南安九都時期的海疆學校,師資陣容較大,聘任了有許多知名教授。黃維垣就是此時南下南安。19466月,國立海疆學校又遷往晉江。該校雖只開辦5年,但為光復初期臺灣行政與文教事業的發展提供了一定數量的人才,同時也為戰后東南亞一帶華文學校的恢復與發展做出了一定的貢獻。學校即今福建師范大學前身之一。

    19471月,海疆學校首屆二年制學生畢業,畢業生大多服務于臺灣等地。同年,黃維垣與陳玉鳳喜結良緣,同年4月進入廣州嶺南大學化學系攻讀碩士課程,19499月獲碩士學位,并被嶺南大學聘為講師。

    無論是在何校從教,黃維垣皆因教學高質量而有名師之譽。

    黃維垣的科研工作正是起于嶺南大學。他當時在廣州嶺南大學攻讀碩士學位,導師是極為博學的孔憲保教授。嶺南大學剛從內地遷回廣州不久,教學科研條件恢復得比較快,黃維垣選了中草藥葶藶子的化學成分研究作為論文題目,從中分離到一個含氮的化合物,發現是個已知物,并在美國化學會雜志上發表了一篇短文。

     

    哈佛博士  攻克難題

     

    黃維垣的治學精神與科研能力,很得嶺南大學化學系主任曾朝明教授賞識,1949年他推薦黃維垣到美國哈佛大學攻讀博士學位。

    19502月,黃維垣抵達美國哈佛大學,導師是L.F.菲澤教授,他在“二戰”期間研發的萘醌類抗瘧藥物,編著大學課本《有機化學》一書,在國際有機化學界很有影響力。黃維垣到美國時,L.F.菲澤教授的研究領域已轉到甾體化學。甾體藥物可的松作為治療風濕性關節炎的特效藥,當時引起許多藥廠的興趣,他們都在設法合成制造。最早是選用牛膽酸為原料,但合成路線冗長,收率低,亟須改進。這條路線中的關鍵步驟之一是在甾體的C環引進一個氧官能團。菲澤實驗室當時就在做這項應用基礎研究。黃維垣在該實驗室研究了一個新方法,把牛膽酸的12-位羥基轉移到11-位,解決了難題,讓美國同行刮目相看。

    19526月,黃維垣獲博士學位。他本想立即回國,但美國政府當時下令,所有中國留美理科生和科學工作者都不準回國。回國無門,他只能繼續留在哈佛大學做博士后研究員。但他一刻也沒放棄回國的努力,直到1955年黃維垣才戰勝艱難險阻,看到回國的曙光,而就在此時,他的妻子也得到了赴美留學的簽證,為了能讓丈夫早日實現報效祖國的夙愿,她毅然放棄了自己多年赴美攻讀研究生的夢想。

     

    創氟化學  助軍民用

     

    黃維垣先生是中國氟化學的奠基人之一,他在美國及回國初期,從事甾體和天然產物化學研究,運用化學轉化進行構型相互關聯的方法,測定了植物甾醇C24的絕對構型。

    1958年以后,應國家“兩彈一星”等工程的需要,轉向有機硼化學、有機氟化學和含氟材料研究,創建了中國第一個氟化學研究機構——中國科學院有機氟化學研究室,研制出氟油、氟塑料、氟橡膠等多種含氟關鍵材料,為國防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為中國有機氟化學工業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在這之后,黃維垣在氟化學民用研究中又取得一連串成果,成功研制了含氟表面活性劑、鉻霧抑制劑及氟碳代血液等一大批新型民用含氟材料,為我國有機氟化學工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黃維垣在氟化學基礎研究方面取得了一系列令人矚目的科研成果,他發現并系統研究了著名的“亞磺化脫鹵反應”,發展出許多有效的全氟烷基化方法,可以在溫和的條件下將全氟鹵代烷轉化成相應的亞磺酸鹽,進而可以方便地得到全氟烷基羧酸、磺酸、磺酰鹵等一系列重要的含氟有機原料;在此基礎上,他對全氟烷基亞磺酸鹽和磺酰鹵的化學以及全氟烷基自由基化學進行了深入系統的研究,發展出許多有效的全氟烷基化方法,成功地應用于各類含氟有機化合物,特別是含氟雜環化合物的合成,極大地推動了有機氟化學的發展,進一步豐富了雜環化學和物理有機化學的內容。

    在黃維垣的帶領下,中國的氟化學研究在一片空白的情況下只經過短短幾十年就趕上了世界少數幾個發達國家,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被國外同行譽為世界上最重要的有機氟化學研究中心之一。為表彰他對氟化學研究所作出的杰出貢獻,在1986年法國巴黎舉辦的氟元素發現100周年紀念會上,他被授予“MOISSAN”獎章。

    黃維垣研究成果連續獲得大獎。其中,全氟潤滑油獲得國家發明證書,為中國鈾同位素分離提供了關鍵材料;新型鉻霧抑制劑獲國家發明獎三等獎,為鍍鉻工人的身體健康和環境保護做出貢獻;氟碳代血液獲中國科學院科技進步獎一等獎,曾用于戰爭中的傷員搶救手術,并在醫院臨床和臟器的保存中得到實際應用;甾體化學研究獲1982年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為中國甾體藥物工業奠定了基礎;發現氟化學中的亞磺化脫鹵反應,獲1986年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為合成全氟烷基亞磺酸和磺酸提供了一個方便的新方法,首次合成了含氟烷基取代的環芳烴;“全氟聚氨酯”和“聚全氟苯”獲國防科工委科技成果三等獎;含氟塑料、橡膠、含氟表面活性劑以及全氟代血液的國內研制方面曾獲國家發明二等獎2項、國家發明獎三等獎1項;還曾獲得“獻身國防科技事業”榮譽證書、何梁何利基金獎、陳嘉庚化學獎等。

    黃維垣曾任中國化學會理事長、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成員,中國科學院學部主席團成員、國際純粹與應用化學聯合會理事、上海市僑聯主席等職,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他還長期擔任《化學學報》主編,創辦了全英文版的《中國化學》,為中國化學研究搭建了國際平臺。

    20151117日,黃維垣在美國逝世,享年94歲。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99在线视频免费观看视频